当前位置:首页 >> 电商

木纹王国血脉第26章红坊街的真相

时间:2020-09-25   浏览:0次

王国血脉 第26章 红坊街的真相

红坊街。

晚上8点。

警戒厅和市政厅在两天前就已经撤走了。

除了战斗后的废墟还需要时间重建之外,红坊街已经开业了。

整条街道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,来来往往都是各色的男女。最下等的流莺,在暗巷后偷偷地招手,等来一个人后讲半天的价,两人就急不可耐地走进一边的平房;

高级的会馆前,身姿婀娜的咨客们,招徕着各色顾客,从酒醉的老手到懵懂的雏儿,从小有身价的王国新贵到满身铜臭的豪商,用琳琅满目的服务和目不暇接的胴-体,吞噬着往来着的钱包;

最顶级的,要数门前一个个衣着工整的车夫,把一辆辆没有徽章标记,却依旧低调奢华的马车,停在各色会馆门前,几位仆人恭谨地将从会馆下来的小姐女士们迎上马车,然后远远驶离,第二天方才回返——这些才是真正一掷千金且权势迫人的豪客,他们背后所隐藏的身份甚至能让各大会馆的老板都牙齿打颤。

一切都与二十天前一样,仿佛红坊街根本没有经历过一场血腥而可怕的黑帮火并,街道的保护者和抽成的收取者,也没有从血瓶帮换成黑街兄弟会。

除了红坊街的中心。

那里,被气之魔能师炸成碎片的十几幢房屋的废墟,还是一片漆黑。

而就在这一片漆黑里,几十个人在忙碌着,费力地在废墟下挖掘着,不断传来铁楸与泥土碰撞的声音。

月色下,黑街兄弟会的六巨头,情报头子,“无眠之眼”柯比昂·兰瑟,披着猩红色的斗篷,站在废墟之中,看着身周一片黑暗,又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,不禁皱起眉头。

太近了……他想道。

那些开业的会馆,离我们要挖掘的地点还是太近了。

远处,一位不眠者打了个呼哨,那是暗号:两人经过,一切正常。

兰瑟对着黑暗中的另一位不眠者点了点头。

但是他看见隔壁的一家会馆点起了顶楼灯,灯光微微照亮了通往这里的一条路。

兰瑟从鼻子里不满地哼了一声。

太近了。

马上有一位知机的不眠者从他的身后离开,与另一位兄弟会成员沟通了一会儿,后者就大步踏往那家会馆。

不多时,那家会馆的顶楼灯就暗了下来,废墟周围重新陷入一片漆黑。

兰瑟这才点点头。

该让里克那小子把禁止营业的时间再延长点才是。

太影响我们作业了。

偏偏我们又只能在晚上干这些事。

但是兰瑟知道,要禁止红坊街营业,要让那帮贵族忍多一天,还不如让他们每人在自己的领地里,割出一亩地交给兄弟会,还更快一点。

兰瑟缓缓地往前走。

十天十夜了,他们在那间棋牌室下面,挖了整整十米深,二十米宽,却什么也没挖到。

现在,还能用“寻找气之魔能师的线索”“找到塔伦兄弟和摩瑞亚的死亡真相”的借口来掩盖,可是再找不到的话……

再找不到的话,我们迟早会被有心人发现——兰瑟阴沉沉地想。

无论是秘科,还是死而不僵的血瓶帮。

甚至,其他那些,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们。

哪怕,哪怕红坊街现在已经是兄弟会的了。

幸好,气之魔能师替他们炸开了周围,否则还要费尽心思,去跟那些多多少少有背景的红坊街屋主们,谋夺附近的所有房屋的所有权,才能开始挖掘作业。

不过现在也不错——计划中,挖掘可能要耗时一年半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开始,哪像现在,拿下红坊街的几天后就可以开始了。

当然,无遮无掩的挖掘现场,也增加了他们掩盖秘密的难度。

所以才要快些挖到啊——兰瑟不禁有些烦闷。

就在此时。

“找到了!”一声粗犷豪迈的嗓音远远传来!

成交量保持平稳。纺织销售情况仍未出现明显好转

兰瑟不禁动容!

他挥退身后的不眠者,快步走上前去。

“找到了,柯比昂!”一个高大瘦削的身影紧紧抱着一团布裹的长条适时开展试点。物,走上前来。

这是一个有着狭长的面孔的男人,暗金色的卷发不安地披散在肩上,身上绑着黑色的皮质背带,在左右肋下和腰间各插着三把短刀,他的双臂包裹在厚厚的绷带中,身量之高,几乎仅次于两米的琴察,可惜瘦削的身材影响了他的外在观感。

“撕裂者”安东·莱万诺斯基——兄弟会的六巨头之一,负责永世油和沥晶矿等战略资源走私的大头目,正兴奋地抱着怀里满是泥土的长条物,向着兰瑟走来。

他的身后,一个肥胖的身影——六巨头之一,负责人口生意的莫里斯一脸不爽地走上来。

“应该就是这个!我掀开看了一眼,哇塞……跟画上的简直一模一样……”粗犷的口音在安东嘴里说出来,显得特别刺耳。

“你不会想到的,你们挖了十天,都快挖穿下水道了,结果它居然没有埋在地里——而是就藏在地下室跟地面之间的隔板里!”

“要不是我撒尿的时候滑了一跤,踩到了……哈哈,我就说想事情不能太复杂……你跟莫里斯两个像神经病一样挖了十天……哈哈……”

他身后的莫里斯一脸不爽地抱起手臂,咬紧牙关。

“看看!我就来了五分钟,临走的时候想撒泡尿……

忍了十几秒,兰瑟终于受不了这个,从十几年前起就絮絮叨叨个没完的东大陆聂达人了。

“闭嘴,瘦子!”兰瑟恶狠狠地一把抢过安东手中的那块长条物,不顾上面的泥土,手带颤抖地揭开一角。

安东还想说什么,却被他身后的莫里斯恶意地拱了一下,摔了个趔趄。

“死胖子……你不就是嫉妒我比你……”

“闭嘴,安东!”这次是恶狠狠的莫里斯。

兰瑟轻轻地把布盖上。

“没错,”他轻轻地道,却掩盖不了声音中异样的激动:“就是这个。”

兰瑟用震颤的手抚过长条物,好像抚摸情人一样:“千辛万苦,还必须在不能惊动魔能师,也不能惊动秘科的前提下,拿下红坊街——终于有了回报!”

“嘿,”安东一脸不爽地摊开手:“谁说没惊动魔能师的?你以为这片废墟是谁炸出来的?”

“气之魔能师的出现是意外,黑剑没能把他引开,但他确实不知道这东西。”莫里斯沉稳地道:“但我在想,艾希达肯定知道些什么——所以才放弃击杀黑剑的机会,冒险赶回王都,插手小小的地盘争夺——他甚至可能知道,我们要找的是一件能对付他的武器。”

“但我们还是在他,在气之魔能师的眼皮底下找到了。”兰瑟观察着这东西的轮廓,阴仄仄地道。

提到气之魔能师,在场的三人都静默了一下。

“收到消息的时候,我还以为你和琴察都要死在红坊街了呢。”兰瑟打破沉默,微微叹出一口气。

“我们够幸运,”莫里斯垂着头,眼睛笼罩在阴影中:“你该看看摩瑞亚和塔伦兄弟——他还是那么喜欢捏人球。”

“他到底怎么了?”安东的双眼冒出奇异的颜色。

“也许遇到了克星,”兰瑟紧紧捏着手上的包裹,轻轻闭眼道:“但一定没有死。”

“话说回来,十二年了……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……”安东狠狠咬着牙,在惊惧仇恨混杂的情绪中回忆着:“我亲眼所见,黑剑明明杀了他三次……三次……”

“然后他复活了,”莫里斯阴沉着脸,咬着牙道:“两个小时,复活三次。”

“四次,”兰瑟默默地补充道:“在宫门外,王-储中毒之后,大萨里顿还杀了那怪物一次。”

瞬间,三人间的空气似乎沉了下来。

安东看着眼前的长条物,心有余悸而满带疑惑地问道:“我们找了十年——但这东西,真的有用吗?毕竟,整个大陆到处都是反魔武装……”

“那些卫兵身上的东西,只能略微削弱魔能的影响力,”兰瑟毫不犹豫地道:“只有皇国赐下的传奇反魔武装,才能真正对付魔能师——还在秘科的时候,莫拉特是这么跟我说的。”

“我可不太敢相信你前老板的资料。”安东面色变幻,像是想起了什么,又是一阵颤栗:“……那个老头,连口水都带着剧毒。”

“对了,我们这次的行动,”莫里斯担忧地道:“王国秘科居然没有插手?毕竟,按你的说法,这可是一件不在册的传奇反魔武装……比私自拥有魔能枪还严重……”

私自拥有魔能枪?兰瑟在心底里轻哼一声。

私持魔能枪,也不过就是死刑罢了,而隐瞒不在册的传奇反魔武装么——哼。

但兰瑟只是摇摇头:“国王快要四十八岁了,选定贵族立储的事情就够让他们焦头烂额了——而且,我跟埃克斯特的暗室做了笔交易,他们会放出莫拉特感兴趣的消息,由拉蒙来吸引秘科的全部注意力,莫拉特不会发现我们的目的——我太了解我的老师了。”

“但幸好,无论是血瓶帮的魔能师,还是秘科,都不知道,这件东西的重要性……”兰瑟摩挲着手上的布裹,深思着什么。

“对了,这件事情的真相,真的不告诉琴察、费梭和罗达?”说着另外三位六巨头的名字,安东也学着两人皱起眉头:“反正,气之魔能师也失踪了嘛。”

兰瑟凝重地摇头,把手里的包裹交给莫里斯:“涅克拉和凯萨琳都出发去找血之魔能师了——相信我,我看过秘科的记录,跟血之魔能师比起来,艾希达简直比米迪尔殿下还要善良。”

“魔能师由我们兄弟会三巨头还有黑剑来面对就够了。其他人知道得越少,就越安全,”莫里斯点点头,把手上的长条物紧紧绑缚好,语带哀伤:“为了曾经的九巨头。”

安东尼和兰瑟脸色一肃,齐齐低声道:“为了曾经的九巨头。”


玉林看白癜风的医院
濮阳看白癜风去哪里
老年心肌梗塞如何治疗
相关阅读
木纹姚明亚锦赛玩票当解说嘉宾巨人将获场馆11
· 共70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一组佳对节能

共 70 字 1 页 转到页 朝鲜延丰科学家休养所24日举行竣工仪式 【编者按】一组佳对,流畅生动,朴实自然,工整有序。或写自然风物,或描山水文园,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