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互联网

补天道六二二绝命狂飙速度与激情节能

时间:2020-10-28   浏览:0次

补天道 六二二 绝命狂飙,速度与激情

风驰电掣啊。

孟帅骑在风源马上,只觉得找到了前世飙车的感觉。

不,这个度,起码是飙高铁。

风源马的度太快了,快到孟帅都觉得心惊肉跳。身后落石虽然是用滚的,但还是连他的烟尘都赶不上。不过片刻功夫,一人一马已经领先了后面一大截。

而且风源马虽然度快,灵活性也不差,这弯曲狭窄的谷道中,稍微跑偏一diǎn儿就容易剐蹭,一个弯儿没转过来,就可能拍墙上。风源马在惊吓中疾奔,居然还轻松地穿梭转向,丝毫没蹭到山石上,可见灵活。风源马不愧是最适合做坐骑的灵兽之一。

只是太快了也不好。按照体恤马力的原则,应该把度控制在安全线以外即可,太过猛烈地奔跑,恐怕后力不济。但鼠马不愧是鼠马,被滚滚的落石吓住,疯跑不止,根本拉不住。

这样不好。

虽然眼前没什么损失,但孟帅心中有根线绷着。这个空间若是有灵,断不至于给这么轻松的题目,更不必还给加的驯丨兽术,肯定还有大头在后面。

现在,还是以节省体力为先。

鼠马受惊,一味的奔跑,这是它的本能,如何控制好这个本能,是驯丨兽师的工作。安抚灵兽,是驯丨兽师的本职。

孟帅以前还真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,这时努力回忆之前学过的手法,通过交流,兽语和真元梳理等方法,不停地安抚着风源马。

让风源马停下来,比让它跑起来要难得多,孟帅使劲浑身解数,还是不能控制。

好在他还有一招——龟法自然。

一种温和稳定的气场,从孟帅身上散,渐渐地影响到了风源马。风源马虽然还是奔跑不休,但扩大的瞳孔和粗重的喘息有减缓的趋势。

有效果

孟帅松了口气,一是感谢空间制造的灵兽实在有灵性,连龟法自然也能承认,二者还是自己师门给力,不但封印厉害,驯丨兽方面也自成一家。

这时,他又想起了另一个龟门诀窍。

龟灵养生

这是龟息功到了第五重之后附加的本领,他自己因为有黑土世界,始终没用,但此时已龟息功的养生之气调理风源马,也是颇有益处。风源马的呼吸更平稳了下来,显然体力和心肺有恢复。

很好,进入了良性循环。

孟帅虽然不能直接让风源马停下,但也渐渐地能控制它的度。在安抚和制止中,他感觉到自己和风源马之间磨合的越来越好,且不是一般的驯丨兽师和灵兽之间的磨合,更像是伙伴之间的默契。

这种状态下,孟帅索性忽视了后面追赶不及的滚石,专心了风源马沟通,他知道这种相对安全的状态,是过不了多久的。

就在这时,孟帅心中一跳,看到了风中一些细小的东西扑面而来。

抹了一把脸,孟帅手中抄了一把尘土。

莫非是……

孟帅抬头,就见头dǐng一片黑影轰然落下。

劲风扑面,泰山压dǐng

“快——”孟帅自己不能躲避,一夹马腹,下达了加的命令。风源马四蹄如飞,在本来已经极快的度上又再次加,度快的几乎化成了一道虚影。

轰隆

小山一样的巨石在孟帅背后落下,掀起一阵气浪,无数尘土碎石被溅起,打在孟帅背上。

顾不得背后,孟帅看到了有一道黑影落下,震得地面乱抖。这一次,是前方

轰隆隆

一座小山在前面的谷道上落下,虽然距离他还远,却已经掀起了巨大的风波。孟帅竟觉得狂风要把自己吹出多远去。

然而,更重要是,那小山把谷道堵得严严实实,高达三丈的巨石没有缝隙可以通过。而它距离风源马的位置不还有五没?没有。原文请查看9ni.版权归股票之家所有.过数丈,呼吸之间即可到达。

要撞上去了

跳过去

没有别的办法,孟帅给风源马下了死命令,他背后也被巨石封锁,上面还在不停的落石,稍一停顿,就可能被埋在此间

跳,跳,跳

好在此地尚有距离可以加,风源马快的化为一道流风,加冲去,在石前一蹬蹄,连马带人离地而起,向上空飞跃,划过一道抛物线,落在巨石dǐng上,再次一蹬,在山石上借力,已经越过挡路巨石,落在对面。

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一瞬间就完成,但其中的惊险令人心惊肉跳。

孟帅直到落地,才有些后怕,刚刚那一瞬间脑子都是空白的,什么感觉都没有,甚至记忆都模糊,惊魂未定之下,还记得安抚风源马道:“于得很好,继续。”

一人一马在谷道中穿梭。身后有巨石追击,头dǐng有山石落下。那山石落得毫无征兆,等现时,已经迫近头dǐng了,连风源马的危险嗅觉也已不能凑效。孟帅接过预警的任务,操纵着度,山石坠落时,他要计算度,是加冲过还是减让过,有巨石落地时,他要计算距离,让风源马加跳过。有山风巨浪飘过时,他还要撑开先天真气,遮挡碎石的侵袭。

一人一兽,一个出体力,一个出脑力,进行着一场走钢丝般危险的配合,没有任何出错的余地。倘若孟帅计算有失误,倘若风源马动作有差错,倘若两人默契不足,任何一个倘若,都可能把他们埋葬在山间。

虽然有惊,毕竟无险。孟帅在一次次极限的配合中,抛却了负面的情绪,连害怕都感觉不到,也几乎听不见外界的杂音,只是专心的完成计算和令两项工作。在这种情况下,还维持着龟法自然的状态,这种状态替他安抚着风源

奔跑,不知终diǎn在何方,只是专注于脚下。

渐渐地,孟帅感觉到轻松了下来,不知是因为巨石落下的少了,还是他适应了,但他确实有种感觉——快结束了

霍然,眼前一片开阔。

出口?

孟帅心中一喜,但紧接着心中一阵狂跳。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在眼前。

本来已经一路被安抚的风源马出现了躁动不安的状况,显然它那个大鼻子,也闻到了些恐怖的滋味。

但他们没法停下来,风源马还在加前冲,无论如何,他必须冲过终diǎn。即使有危险,也必须冲过去。

终于到时候了么?

霎时间,孟帅回忆起了那副木板上的画,那就是一门加的驯丨兽法,和许多加法门一样,也是瞬间性的,提高灵兽在短时间内的度。因为非常麻烦,消耗也大,而且生涩,孟帅在一路上也没怎么尝试。但现在却不得不用。

这门驯丨兽术最奇的,是消耗的不是马力,而是人力,也就是説能支持多久,不是看风源马的体力,而是看孟帅的实力。他若不支,这门驯丨兽术会从源头断掉。

计算了一下距离,孟帅大吼一声——

风源马的影子模糊了,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,冲了出去,加的幅度之大,几乎让人觉得刚刚那种疾奔,就是在原地静止。只有看到这样的身影,才让人相信,这匹马是从风暴的源地奔跑出来的,最快的风也没能把它留下

与此同时,山开始崩了。

不是落石也不是滑坡,是真正的山崩。两岸相对出的峭壁同时向中间倒下,重重的撞在一起,就像一只大手把谷道这条缝隙捏合。

砰砰砰——

谷道在消失

在风源马背后,长长的谷道飞快的合拢着,如多米诺骨牌的倒下,连绵不断,永无终diǎn。合拢的山势就像拉链在滑动,誓要将中间这匹小马锁死在山石之中。

山石追的最快的时候,甚至追到了风源马的脚跟,只差一步,就把一只蹄子合在石头里。风源马感到了巨大的危险,拼命的冲去,马背上的孟帅就像个动机一般,源源不断的为它提供动力。

而孟帅此时,什么都没想。他只是完全把思维放空,全力运转着加。这时不需要思考,甚至也不需要技巧,只考虑加,疯狂的运转加术,以求逃出生天。

而这时,他的精神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,虚飘飘的,似乎要离体而出,一切细致的情绪都被防空,甚至不愿意思考,只以一种空灵的视角看着这个世界。

精神透支

孟帅深知这种状态绝非好事,而是精神力透支到一听程度出现的状态,但他已经顾不得了,他耳边响彻轰隆隆的咆哮声,就像十几趟火车同时咆哮而过。

给我——冲过去

突然,眼前一空,豁然开朗,马蹄踏入了松软的土地。

冲出峡谷了

与此同时,背后轰然一响,两山终于合拢,那条狭窄危险的谷道,不复存在。

心头一松,人和马都到了极限,几乎要摔倒。

但孟帅残存的理智告诉他,不行,哪怕自己摔倒,马也不能倒,不然这匹风源马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。

安静下来,放松,放松。

龟法自然的状态运转到了极致,突然,孟帅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破裂了,周围多了些异样的感觉。风源马缓缓降,在周围小步跑动。

突破了?

什么东西突破了?

孟帅只是闪过这个念头,便头脑一懵,整个人伏在马上,晕了过去。

先声药业登陆港股
张掖治疗白癜风去哪里
先声药业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