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通讯

这一年开春节能

时间:2020-10-20   浏览:0次

这一年开春,天佑镇出现一桩怪现象,一口百年清亮老井突然冒出浑浊的水来,天佑镇的人们感到十分奇怪。紧接着天佑镇遭受了近百年罕见的旱灾。老人讲,灾祸来临之前,必有怪异之事发生。想必这老井流出浑浊之水,是在向世人预示这场罕见的旱灾。

要说这口百年老井,它所在的位置靠近王阿大家后院。而陈小波家就住在王阿大家隔壁,两家人左邻右舍、过往甚密,王阿大和陈小波更是打小玩在一起好兄弟。

这一日周末,陈小波翻过自家的院墙来找王阿大家玩捉迷藏。因为是在王阿大的家中,所以陈小波躲来躲去总是给他找到,后来,陈小波跳出王阿大家的院墙,躲在老井的后面,王阿大在他家的院子里当然找不到陈小波了。

王阿大失去了耐心,大叫陈小波出来说他认输了。就在陈小波美滋滋想要走出来的时候,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脚步声。他回头看见一个白衣女人,这女人好像是从不远处的小树林里走出来的,只见她低垂着头长发遮住了脸,根本看不清面孔。又见她走路的姿势非常诡异。开始走得很慢很慢,突然间身子一晃,已经来到了陈小波的面前。她停顿了一下,径直向井口走去,然后,竟然毫不迟疑地跳了进去。陈小波被吓得面如死灰,连滚带爬,向王阿大家后院跑去。

王阿大一看见陈小波出现,立刻抓住他说:“哈哈!我找到你了……”话还等说完,只见陈小波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。

昏迷中陈小波,不住地大喊大叫“有人跳井了!快救人……”紧接着就高烧不止,打针吃药全不见效。老人们说:“这孩子八成是中邪了,找个神婆看看兴许就好了。”陈小波父母真的就去请了一位神婆,神婆看了陈小波后,命他父母速去寿材店扎个大小如同陈小波纸人来,在纸扎人的身上贴上他的生辰八字在老井的边上烧了,然后神婆亲手穿了一串铜钱挂在了陈小波的身上。他的烧才渐渐退了,捡回一条命来。

等陈小波醒来之后,父母问他那天在王阿大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可他完全不记得了。他父母又问王阿大,王阿首先看一下大支支吾吾地说他也不知道,这事渐渐地也就被人遗弃了。

转眼间陈小波和王阿大都长能了大小伙子,陈小波争气地考上了大学。刚上大学不久,他交了一位漂亮的女朋友素素,俩人很快同居在了一起。

这一天晚上,在他们俩租的小公寓里。素素躺在陈小波的怀里,见他身上挂着一串铜钱,非常好奇地想要拿到手里看看。陈小波急忙阻止说:“我妈说这个不能随便拿下了。”

素素一撅嘴,不高兴地转过身子。

陈小波怕她生气,赶紧把铜钱锁拿下来放在她手里,素素这才高兴地转过身子。陈小波宠爱地摸着她头发说:“我爸妈打催我几遍了,问我暑假啥时候回去。”素素反身趴在他胸前说:“你们那里好玩吗?”

陈小波笑着说:“好玩……”经过他对家乡一阵吹嘘,素素竟要和他一起回去过暑假,陈小波正是求之不得,俩人便商量着第二天一早就走。之后俩人嘻嘻哈哈地闹一阵才闭灯睡觉,临睡前素素把那串铜钱锁扔在了一边。

当陈小波迷迷糊糊刚睡着时,突然听见一声怪异的响声,猛地睁开眼睛见自己站在王阿大家后院,面对那口老井。那怪声似乎就是从井里传出来了。这时刮起了一阵冷风,树上的叶子被风刮得漫天飞舞,风越来越强劲,被刮起的叶子也就越来越多。

井口慢慢伸出一双手,枯白的手,然后一个白衣女人缓缓地从井中爬了出来。她的头发挡在脸前,还是看不清她的样子。她一步一步慢慢地向他走来,动作怪异。突然她猛一抬头……整个人已经站在了陈小波的面前,陈小波顿觉一股腐败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面而来……

陈小波一下子坐了起来,大口大口地喘气,脸上还流着冷汗。他转头见素素睡得正香,怕惊动她,复又躺下,躺下后怎么也睡不着,睁着眼睛一直到了天亮。

第二天陈小波早早就起来收拾行李,打订火车票,一切弄好后才叫素素起床。俩人简单地吃了点早饭后,打车来到火车站。

一日的火车,俩人到陈小波家时,天色已晚。素素本来就生性胆小,又从来没来过乡下。村里的狗叫声都会吓得她微微颤抖,紧紧抓住陈小波的胳膊,后悔不该和他来这个鬼地方。

陈小波的父母见儿子带回来这么个娇滴滴的女朋友非常高兴,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饭菜。素素草草地吃了几口就不吃了。

夜里俩人不便同床,素素被安排到父母屋里和母亲同睡,他则和父亲睡在他的小屋里。半夜窗外刮起风,风声很大。刮得窗户咔咔作响,陈小波被这风声惊醒,他隐隐听见狂风中似有人在笑,一个女人的笑声……他一激灵,伸手去抓脖颈上的铜钱锁,才想起被素素看后,不知道放在了那里。

这一夜,陈小波辗转反侧很久才迷迷糊糊睡着。睡着后他做了个梦:梦里他看见一个女子的背影,正在忙碌地做着饭。不防从外面溜进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走进来以后,一把抱住了女子。

女子惊呼了一声用力地挣扎着,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男人挟制。女人急了操起案板上的刀,挥刀就砍。男人急忙松手躲开,这时屋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,男人一个箭步冲进屋子,女子提刀追了进去。只见男人伸手扯住婴儿的腿,用力举过头顶。

女人嘶声大叫:“不……”

男人狞笑道:“脱!把刀扔了,脱光所有衣服……”

女人犹豫了一下,男人见状把婴儿举得更高,婴儿吓得哇哇大哭。这哭声就像一把剪刀狠狠地扎着女人的心,一滴泪水滑下女人的面颊,滴在冰冷的地面上,同时掉在地上的还有那把握在她手里的刀,随后是她身上的一件件衣衫。

当赤身裸体的女人站在男人面前,男人咕噜吞了口口水。随手把婴儿抛在了炕上,婴儿被摔得半天没有气息,女人想扑过去看孩子,可身子早已被男人楼在了怀里……

陈小波使劲地闭上了眼睛,不忍再往下看去。那个十恶不赦的男人竟然和自己的面容有七八分相像,而女人活脱脱就是素素的翻版。

就算他闭上眼睛,女人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男人的狞笑声,仍然像潮水一样,一波一波涌进他的耳朵里。他拼命地摇头……突然这些声音戛然而止,他惊恐地睁开眼睛,看见女人 着身体浑身从2月开始青一块紫一块,嘴角流着鲜血,拼命地摇晃着不再哭闹的婴儿。最后在她嘴里发出一声绝望的吼声,飞身跑了出去,一头扎进了老井之中……

陈小波伸手想要拦在她,一激动猛地坐了起来,原来又是一场梦。可是这个梦让陈小波坐不住了,他起身穿好衣服,找到村里的老人,打听老井里是不是淹死过人。

老人回想了一下,沉声道:“我也是小的时候,听我们那个时代的老人讲起过。那口老井曾经淹死过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,当人们把这个寡妇捞出老井的时候,发现她赤身裸体满身伤痕,没人知道她曾遭遇过什么。好心人把她的尸首抬回她的家时,发现她的孩子死在屋里的炕上,她的衣服凌乱地抛在地上。”说到这里老人停住了。

陈小波急急地追问:“后来那?”

老人笑了笑说:“后来我也不知道了,因为小的时候我听到这里,感觉害怕就跑出去和朋友玩去了。”

从老人家出来,陈小波心里的不安正在逐渐加深。天哪!老井里果然死过一个女人,而且赤身裸体、满身伤痕。那么他的梦是真实的了,难道是他前世造的孽?这未免太荒谬了!

陈小波边走边想,突然听见有人远远地在呼叫着他的名字,他听出是母亲的声音,急忙迎过去。

母亲看见他紧张地问:“小波看见素素了吗?我睡醒后发现她并不在床上,摸她的被窝冰冷,像是根本没人睡过。还以为她和你在一起,可我推开你小屋的门,发现你也不再屋里。

陈小波听完母亲的话皱着眉头说:“我没和她在一起,早上也没见过她……”说完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一样,撒腿就往老井那里跑去。

母亲在身后叫他,他像着了魔一样,不理不睬,只是一个劲地跑。

老井越来越近,果然见素素立在老井的前面。陈小波慢慢地走进,小心地叫着素素的名字。素素慢慢地转身,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,然后一闪身跳进了老井之中。

陈小波大叫一声,伸手去拉素素。可惜晚了一步,素素已经坠入井中。陈小波的心一沉,趴在井口大叫着素素:“素素……素素……”

突然一只苍白的手伸出了井口,一把拽住陈小波的胳膊。猛地一拉,陈小波闷哼了一声被拉进了井中,井里冰冷的水瞬时吞噬了陈小波身躯,他想挣扎,可是那只冰冷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往下拽,一起向井底沉去。

共 15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诡异的气氛,身形飘忽的女人,使得陈小波惊恐交加,昏死过去。神婆治好他之后,给他戴上一串铜钱。成年之后的陈小波有了女朋友,嬉戏之时女友摘下了那串铜钱……多年前的怪异情景再现,陈小波看到了自己的前世,女人与她的孩子竟是自己害死的。文章情节跌宕,语言干练精准,将民间冤有头债有主的隐语嵌入其中,人物的结局也就成了必然的。构思巧妙,佳作共赏!【:紫玉清凉】

1楼文友: 22:19:28 努力编完。少说话,赶紧跑。这个时间编这样的文很惊悚。问候天使!

2楼文友: 1 :04:0 这个时间编这样的文很惊悚。问候天使!

襄樊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
张家界治白癜风较好医院
太极集团未来将继续以十六字工作方针引领,决胜“后疫情时代”
相关阅读
秋高气爽宜奔跑EDIFIER漫步者运动耳
· 投机基金在农产品市场接连失手较好

投机基金在农产品市场接连失手金投期货5月8日讯,美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,过去两周里投机基金在美国农产品期货市场连续赌错大盘走势。美国商品...

友情链接